BBS水木清华站∶精华区

发信人: wj2 (乖乖), 信区: SFworld
标 题: 生杀欲夺
发信站: BBS 水木清华站 (Sat Oct 18 17:25:25 1997)


生杀予夺

星河

    可以认为教授是我和黎明用私刑处死的,不过就 
当时的情况来看这也并不为过,因为面对一个疯子你
别无选择。当时教授的魔掌距“卡伯”的主毁键仅一
指之遥,与其让全球陷入瘫痪,不如舍此一人,于是
我和黎明手中的枪同时发言了。
    我们的枪法本就拙劣,加之时间仓促,于是一弹
中头,一枪穿胸,本来我们完全可以只瞄他的手就行。
    “真抱歉,游戏结束了。”我说,“您没能控制
人类,也不可能毁灭人类。”
    “不!只不过我提前退场了!” 教授咽气前恶
狠狠地挤出这句诅咒, “记住,故事才刚刚开始!”
    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教授堪称最优秀的控制论专家,在他的主持下我
们“全球协调管理委员会”设计的超级智能电脑“卡
伯”也堪称最无与伦比的管理系统,全人类都在它的
协调管理下幸福生活。不过难以遏制的权欲终于使教
授走火入魔,他私自在“卡伯”系统中附加了一块由
他控制的集成电路板。这就意味着听命于教授的集成
电路板控制着“卡伯”,而“卡伯”又影响着全人类。
尤其危险的是这种控制和影响些微到令人难以察觉的
地步,教授在潜移默化中完成了对公众的左右。
    我和黎明足足监视了半年才发现这位导师阴谋的
蛛丝马迹,而当他自觉暴露企图毁机灭证时我们的子
弹又毫不留情。凭心而论,我们是有意瞄准要害开枪
的。因为与教授那样智慧的大脑的对抗方式只能是彻
底消灭之,我们不敢冒让他卷土重来的险。为了公众
利益,我们别无选择。
    我们一致认为真相必须被掩盖,以免引起公众不
必要的恐慌。我们处理了尸体,对外声称教授死于一
次事故,并赞誉他是“我们时代最伟大的科学家和最
值得尊敬的人。”
    没有不透风的墙,偏巧教授的女儿蓉蓉是我和黎
明长期争夺的对象,而教授又曾扬言,只要他一息尚
存,我们就只是两只想吃天鹅肉的蟾蜍。一时间谣言
四起,纷纷传称我们是为了踢开绊脚石才大开杀戒。
最为精辟而又尖刻的评论引自法国革命家罗兰夫人临
刑前的感喟:“自由啊,多少罪恶借汝名以行!”
 
    我们只有隐遁,因为除了公众舆论还有“卡伯”
的追杀。教授的话不幸言中,“故事才刚刚开始”;
教授虽然死了,可具有逻辑判断能力的集成电路板还
在,教授生前所设计的机构仍在运行。
    “卡伯”本身是无辜的,有罪的是它背后的集成
电路板。我们不能毁掉“卡伯”,因为人类已日益难
以离开它的帮助??抑或说是控制。事实上就算我们
有此打算也万难突破“卡伯”周围的电子防御系统。
几个月来我们东躲西藏,可追杀计划却仍在有条不紊
地秘密执行着。
    “朋友,咱们投降吧。”我已被追捕得疲惫不堪。
    “投降?”黎明瞪大眼睛盯着我。
    “对,投降。”我朝他使了个眼色,他顿时醒悟,
点头称是。
 
    当然,这抹眼神未必能逃脱“卡伯”那遍布全球
的毒眼,这也正是我们屡遭失利的原因之一。无论我
们躲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卡伯”总能对我们的情
况了如指掌,除了我们心里想的它什么都知道。
    在“卡伯”面前我们承认了自己的失败,并保证
愿为它效力以求保全性命。
    我们受洗礼的第一道程序是上测谎椅,原来集成
电路板不是那么好骗的。这种测谎装置与众不同,兼
有催眠功能。我咬紧牙关,偷偷扭动身体,同时在心
里默诵“‘卡伯’是我的主人,我将坚决服从‘卡伯’
‘卡伯’是我的主人,……”藉以迎和催眠暗示。我
仿佛坠入一个无底深渊,四周陡岩峭壁,鳞次栉比,
我在碾轧下痛苦地挣扎……
    事毕,黎明用兴奋的眼光望着我;我亦然。
    “获得新生了?”黎明的眼神流露出难以抑制的
喜悦。
    “嗯。”我含笑点头。
    我们被送去休息。花园里芳香四溢,寂静无声,
黎明悄悄问我:
    “你扛过去了?”
    “什么扛过去了?”我不解。
    “测谎和催眠呀。我知道计算机那点水儿肯定难
不倒你。”
    “你怎么还会有这种想法?我们不是已经宣誓效
忠‘卡伯’了吗?”
    黎明一愣,旋即低声大笑:
    “行,装得真象!太漂亮了!”
    “什么装得真象?原来你答应归顺是装的?”我
惊讶万分,“我必须报告‘卡伯’。”
    黎明愕然已极,转身想跑。我一拳将其打翻在地。
 
    “卡伯”当然很快获悉了我的壮举,它的视听设
备无所不在。“卡伯”的奖赏是让我亲手处决黎明,
不管怎么说这都相当残酷,因为黎明毕竟与我相交多
年。
    黎明闻言扑向“卡伯”打算拼命,但我手里的枪
先响了。我直告诉自己手别哆嗦别哆嗦,可到了还是
哆嗦了一下,没能一枪结果黎明。虽然我看出他似乎
有话要说,但还是迅速补了一枪。黎明的眼睛一直没
能闭上。
    掩盖这一犹大行为是我的唯一选择,不过很快流
言再起,认定黎明系我所害,动机当然缘自蓉蓉,尽
管为了同一动机他也曾参与弑师。最精辟而又尖刻的 
评论引自鲁迅小说《狂人日记》中狂人的呼号:“吃
人的人也会自吃……”
 
    自从手刃黎明之后,集成电路板通过“卡伯”对
我信任倍增。“卡伯”向我透露出集成电路板自身的
致命缺陷??在价值取向判断方面所遇到的困难,说
白了就是它只会区分好人坏人,无力接受中间概念;
而它只有在完善这点之后才能真正超越并凌驾于人类
之上。它需要我的帮助,我将是在它羽翼之下苟且偷
生的最后一个高等人类,直至我自然死亡??当然它
的原话并非如此。
    我答应相助,但必须面见集成电路板,因为修改
程序必须谨慎,正如医生不知病因贸然手术只会给患
者带来不幸。“卡伯”表示理解。

    “集成电路板并不在我身上,它安装在一个真正
的人的脑子里,并与之融为一体。”
    “一个人?”我不禁愕然。
    “对,她正是教授本人生命的继续。当然也可以
认为她早已不是一个人而只是一个工具。”“卡伯”
说道,“尽管她自己一无所知。”
    我惊愕不已。我知道它所指是谁。
    我最爱的人!

    她手持一束玫瑰迎接我的到来,我怎么也没有勇
气告诉她事实真相。我再三鼓起最大的勇气,结果最
后话还是用枪口说了出来,而且还是从她的背后。我
手哆嗦地怎么也扣不住板机,足足打了七八枪才打死
她,差点给了集成电路板以反击的时间。她也一直没
能闭眼。
    我无论如何也做不到告诉公众她就是集成电路板
的具体载体,即令她完全知晓其父的罪恶企图我也不

忍这样做。“卡伯”的毒瘤已被切除,公众已在未曾
察觉的情况下从真正自由和倍受奴役之间走了个来回。
我毫不激动,在我心里激情之火早已彻底熄灭。为了
公众利益,我亲手杀死了导师、挚友和恋人,现在我
有义务追随他们而去。这不仅仅是为了心理平衡,同
时也是公正法律的必然要求。
    我祈求导师的原谅,当一条生命和一百亿条生命
同时面临威胁的时候,我别无选择,只能舍前顾后;
    我祈求黎明的原谅,荆轲为了行刺秦王,也曾向
樊於期借用他的人头,而樊将军慷慨以赠;
    我祈求蓉蓉的原谅,因为我可以用生命去爱某一
个人,但我对整个人类的热爱却将胜之百倍;
    同时我也祈求自己的原谅,为了维护法律和公正,
必须对凌驾于法律之上而随意生杀予夺者予以惩处,
不管他是出于多么正义而崇高的目的。
    我捧着玫瑰构思遗书,意欲披露出所有的真相,
孰是孰非历史自有公论,同时祈求公众把我与他们合
葬一处。玫瑰花异香扑鼻,我感到一阵胸闷,蓦然间
瞥见藏在花束中的一张纸条:
    “我知道你早晚会杀死我,毫无人性的你会找出
各种借口使我步先父和黎明的后尘,我必须让公众得
知真相……这束玫瑰奇毒无比,自从你一接过它就已
没有生还的可能了……”我指尖一松,纸条滑落下地。
    我知道自己不可能与她合葬了,能侥幸获得一处
孤坟野冢而不曝尸闹市就谢天谢地了。她的遗书将把
我永远钉在历史书的耻辱柱上,供人们痛恨和唾弃。
我及至退场也没能逃脱那幽灵机构的摆布,顶多算是
两败俱伤打成了个平手。
    但是,好在比赛就此结束。尽管我下场的很不光
彩,但是,故事毕竟结束了。

--
※ 来源:·BBS 水木清华站 bbs.net.tsinghua.edu.cn·[FROM: 166.111.128.40]

BBS水木清华站∶精华区